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观点 >陶君:三鹿毒奶、老毒物、老共 >

陶君:三鹿毒奶、老毒物、老共

  • 观点
  • 2019-09-23
  • 560人已阅读

【9月16日讯】《射鵰英雄传》中有一个个性鲜明的角色,他叫西毒欧阳峰,又称老毒物,老毒物全身是毒,最毒的是他的蛇蝎心肠,冷酷、无情、残忍、诡计多端,依靠施毒杀江南七怪、重伤洪七公,欧阳峰最大的杀手镧就是不顾脸面,以小人手法对付别人,他有句名言就是:我有两面,一面是邪恶的,另一面是伪善的。这个老毒物的作派不仅令人想起老共,共产党是外来的,在中国的土地上绽放出来是噁心的恶之花,共产党之毒才是毒中之王。纵观共产党统治的60年,除了邪恶就是伪善了,还有别的吗?我还真想不出来。

三鹿毒奶的东窗事发,不过是老共几十年作恶的一个插曲而已,将来还会更多。三鹿公司是什幺来路,我们先了解一下它前身今世,它成立于1956年,名字叫幸福乳业生产合作社,看来出身就是国营企业,历史不短,国有企业当然要接受党的领导,也会受到政府的重点扶持,垄断了这幺多年,赚取了多少垄断利润,这里就不仔细算了,结论是这个国有企业曾经吸过人民的血,2006年与外商合资,这个外商是真外商还是二爷企业,现在不好说,明白人都清楚,这不过是通过所谓的外商瓜分国有资产罢了,把左口袋里的钱放进右口袋,这种伎俩很多国有企业都在使用,不信就查查这个新西兰公司与三鹿公司的合资协议。

三鹿公司是个企业,企业的本质和目标是什幺?就是追求利益最大化,为了利益什幺事都能干得出来,这是企业的本性,也是人的本性,贪婪,所以企业怎幺干都是合理的,这样的话,企业的原始冲动就是作恶,作恶了钱才能赚的最多,如果所有企业都作恶,大家都活不下去,只有一两个企业能活,别人活不下去,大家就只好革命了,所以人类才有法则,过去有皇帝来定,老百姓就把革命的权利让出来托付给国王或者政权机构,那政权就要立一个规矩,就是法,不守法就要受到惩罚,智商高的民族制定的法比较好,执行的也好,民主国家甚至规定法是最高的,比主席、总统都要高,每个人、企业都要遵守,不管是国家最高领导人、还是普通老百姓,一律平等,在现代社会,商业分工很细,法就显得极为重要,美国就是严刑峻法的国家,企业几乎不敢作假或者投毒,因为代价太大,出了问题人家找法庭,政府没资格去管,涉及政府掺合的同样要被起诉。

中国是什幺国家,说白了,驶离野蛮社会没多远,远没驶上文明的车道呢,共产党霸权后,还在开倒车,法全是虚的,法的地位服从于共产党或者某些有权势的个人,法就无法履行其职能了,有超越法的个人、企业或组织就可以为所慾为了,三鹿公司就是一个例子,他很大,出了事有党和政府撑腰,法就是狗屎,没用,过去三鹿公司的产品被检测不符合食品安全要求,被他们轻易摆平,这次出了这幺大的事情,都是有原因的,没有法,说白了就是这个作恶的共产党政治制度造成的。

三鹿公司这次找了很多借口,想嫁祸于人,说是奶农的责任、牧场的责任,政府也帮他们说话,说是食品污染、食品安全问题,明眼都清楚,他们都在撒谎,三鹿公司是罪魁,掺三聚氰胺也有三鹿公司的份,其号称经过1100道检测工序,难道检查不到三聚氰胺?要幺检测就是摆设,三鹿公司不是说是免检产品吗?政府、企业都有责任,因为大家都在追求利益最大化,都是共产党的下属机构和企业,都受党的领导,赚了钱也是他们的,食品卫生监督的功能就失去了。当初大头娃娃奶粉事件也是食品监督问题,三鹿奶粉当初就有问题,大头娃娃的形成就是奶粉的蛋白质含量太低,也许也是三聚氰胺的功劳,因为这次是婴儿是受害者,若是大人我想就没这幺大的影响了,三鹿公司可以为所慾为,根子出在共产党,共产党才是真正的祸首。

三鹿奶粉是中国食品不安全这个冰山的一角,像避孕药黄鳝、激素鸡鸭肉、敌敌畏火腿、毒水饺、含毒家俱、工业酒精冒充食用酒、地沟油、石膏豆腐等等,简直太多了,无处不毒,老百姓整体在吃有毒的食品,可是国家在干什幺呢,无能?不作为?不是这幺简单,这个国家被共产党把持,共产党才是毒中之王。如何解决这个毒王呢?人类其实早就有解决这些问题的办法,就是实行三权分立的制度,让法律独立起来,至高无上起来,任何党、企业、个人都要接受法律的制衡,让共产党这个邪恶的毒王被法律勒死,全国的各种食品毒物才会消失,这种制度在很多国家实行的很好,我们无非拿来就可以了。

2008/9/15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