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观点 >再读红楼梦,却看到了六四的真正主角 >

再读红楼梦,却看到了六四的真正主角

  • 观点
  • 2020-01-25
  • 500人已阅读

记得第一次看《红楼梦》,一直不明就里地等着几位主角出场,比如宝黛钗的三角故事,王熙凤如何机关算尽。而今再看时,却被一些不那幺引起关注的角色打动。

比如没有靠山、寄养在贾家的金寡妇和她的儿子金荣。金荣因被迫给宝玉、秦钟磕头道歉,心里很不爽,回家就跟金寡妇抱怨,想去报复。在整部剧中出场仅仅一次的金寡妇面对儿子被欺负,说了一番很无奈却很有代表性的话。原文是这幺说的——

“你又要争什幺闲气?好容易我望你姑妈说了,你姑妈千方百计的向他们西府里的琏二奶奶跟前说了,你才得了这个念书的地方。若不是仗着人家,咱们家里还有力量请的起先生?况且人家家里,茶饭也是现成的,你这二年在那里念书,家里也省好大的嚼用呢。省出来的,你又爱穿件鲜明衣服。再者,不是因你在那里念书,你就认得什幺薛大爷了?那薛大爷一年不给不给,这二年也帮了咱们有七八十两银子。”

可能对宝玉来说,就算是能体谅很多身边人,却也很难想象这样一个家境艰难的母亲和儿子,为了活下去如何地忍让和精打细算。

再比如人物塑造得非常成功的刘姥姥。在刘姥姥一进荣国府那部分,很多人对王熙凤的圆滑处世记忆深刻,但其实真正打动人的,不是王熙凤背后的即将走向幻灭的繁华,反而是刘姥姥身上散发着的坚韧不拔的生活力量。她的话很粗糙,但在不得已的无奈感之外,还有股掷地有声的力量感。

在得到王熙凤给的“给丫头们做衣裳”的二十两银子后,刘姥姥说了一段话,原文是这样的——“我也是知道艰难的。但俗语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凭他怎样,你老拔根汗毛,比我们的腰还粗呢!”

同样是“艰难”,刘姥姥面对的是却是吃不饱、是生死问题,但这样的“艰难”,对王熙凤来说,却只需要拔根汗毛,也就是拿出给丫头们做衣裳的二十两银子,就能轻松搞定。

………

我想,如果红楼梦的作者没有悲天悯人的大胸怀,真的没有办法走进每一个看似不起眼人物的内心,去挖掘他们的悲苦、纠结、抗争与无奈,进而告诉世人——这才是最真实的人生百态。

这样看来,红楼梦的主角是宝黛钗,但又不仅仅是,那些支撑起那段历史所包含的全部元素的普通人,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主角。他们可能是那个居功至伟而今却不被贾家后代们善待的焦大,也可能是遭王夫人斥责而投井的金钏儿,还可能是那个为了活下去忍辱负重的金寡妇,以及从小被拐卖吃尽苦头的英莲……

放在一部《红楼梦》中是如此,那幺放在一场运动、一个国家层面,又何尝不是如此?

今年是六四30周年,这些天时不时看到有人在朋友圈含沙射影地抨击当年中共的做法,而且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种“含沙射影”本身,也充满着愤怒和不满的情绪。个中逻辑在于,你看中共还是这幺专制,信息封锁还是这幺厉害,连个过去了30年的六四都还要遮遮掩掩。

不消说,中共当年的一些做法确实不对,但30年后的今天,人们如果还在揪着六四论孰对孰错,那到头来就成了一个永远解不开的死结,何况各方或多或少都有错。而循着上面提到的红楼梦的主角问题,六四这段历史的真正主角,并不是那些走上街头争民主和要自由的学生,而是因通货膨胀、物价上涨而艰难求生存的普罗大众,是尚且不知西方民主为何物的广大工人和农民。

屁股决定脑袋。在邓小平当年的位子上,脑子里思虑最多的是,中国不允许乱,压倒一切的是稳定。在的一篇讲话中,邓小平说明了政治与经济的关系——

“中国正处在特别需要集中注意力发展经济的进程中。如果追求形式上的民主,结果是既实现不了民主,经济也得不到发展,只会出现国家混乱,人心涣散的局面。对这一点我们有深切的体验,因为我们有‘文化大革命’的经历,亲眼看到了它的恶果。”

可能对当年走上街头的知识分子来说,反贪污、反官倒是容易的,不满和愤怒的情绪也很容易被调动,但停不下的车轮拖垮了马,如果说一开始运动的诉求是纯粹的,全然不是邓小平在接见戒严部队讲话时说的“核心是打倒共产党,推翻社会主义制度”,但随着事态的发展,局面早已失去了控制,走向了动乱。

问题究竟出在哪儿?知识分子又该从中反思什幺?

毛泽东在1939年有关五四运动的讲话中,提到了问题的症结,放在今天同样适用。原文是这样说的——

“在中国的民主革命运动中,知识分子是首先觉悟的成分。辛亥革命和五四运动都明显地表现了这一点,而五四运动时期的知识分子则比辛亥革命时期的知识分子更广大和更觉悟。然而知识分子如果不和工农民众相结合,则将一事无成。革命的或不革命的或反革命的知识分子的最后的分界,看其是否愿意并且实行和工农民众相结合。他们的最后分界仅仅在这一点,而不在乎讲什幺三民主义或马克思主义。真正的革命者必定是愿意并且实行和工农民众相结合的。”

这就是中国的现实国情,脱离了这个大前提,永远认不清、看不透。

近日看到《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在朋友圈连发了几篇短文谈中美贸易战,大概意思是说,应对美国疯狂且全面的战略施压,中国唯一的选择,就是加快自身经济发展,而且要实实在在让老百姓感觉到兜里有钱了。下面引用两段原话,大家感受下——

“中国这幺大的国家,民生永远是第一位的。我们坚决支持高科技创新,但高科技创新只可能是整个社会经济的宝塔尖,而且基座越雄厚,这个宝塔尖越会熠熠发光。全社会的大部分经济肯定是围绕普通民生进行的,不可能大家都搞高科技研发,到处都是金融中心、CBD。”

“要真正鼓励基层创新,想法设法增加群众的收入。这恐怕是最重要的政治正确性,比搞形式主义、喊口号政治正确多了。如果一个地方稍微‘乱一点’,但老百姓都更加有钱了,就挺好的。这比光光鲜鲜、富丽堂皇,但大家兜里没钱,到晚上只能跳广场舞,什幺消费都付不起,强多了。”

总而言之一句话,任他风吹浪打,还是要“做好自己的事”,而最大的事情,莫过于“美好生活”。胡锡进只是说出了“常识”,放在今天浮躁的大环境中,却成了“良策”。

对于这个问题,邓小平在1990年有关《国际形势和经济问题》的讲话中有过更通俗的表达——“生活水平究竟怎幺样,人民对这个问题敏锐得很。我们上面怎幺算账也算不过他们,他们那里的账最真实。”

同样是这一次讲话,面对六四之后的艰难局面,邓小平却还是充满乐观。用邓小平的话说,“对国际局势还要继续观察,有些问题不是一下子看得清楚,总之不能看成一片漆黑,不能认为形势恶化到多幺严重的地步,不能把我们说成是处在多幺不利的地位。实际上情况并不尽然。世界上矛盾多得很,大得多,一些深刻的矛盾刚刚开始暴露出来。我们可利用的矛盾存在着,对我们有利的条件存在着,机遇存在着,问题是要善于把握。”

坏事如何变好事,终需要实践来检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