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前沿 >名家观点/人民币货币战 >

名家观点/人民币货币战

  • 前沿
  • 2019-08-01
  • 549人已阅读

名家观点/人民币货币战
经济日报提供
人民币饱受中美贸易战之苦,自6月以来加速跌势甚至逼近7的防线关卡,同时两国利差也发生明显变化,7月以来中美利差急速缩减,甚至出现利差倒挂,此为人民币带来更强大压力,中美贸易战实已演变为中美货币战!人民币汇率如何走?我观察到以下三个关键:短率、长率、股市。

中国人行货币政策转向已有迹象可循;人行採行「降準+MLF(Mid-term Lending Facility)」 的组合,今年三次的定向降准、7月施行海啸以来最大规模5,020亿人民币一年期借贷MLF操作,最近期的货币会议定调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但更强调「鬆紧适度」。中国短期利率指标的银行间隔夜回购利率首度跌破2%,美国联邦基準利率目标已高过中国货币市场利率水平(如图),两者利率交叉逆转,中美短端利率倒挂情况是暂时现象、或是两国长期利差反转趋势的形成,将对人民币长期方向具关键性影响。

名家观点/人民币货币战
经济日报提供

川普在公开场合抱怨对自己提名的联準会主席继续升息感到失望,但鲍威尔带领的联準会升息坚定态度并未改变,9月份再加息是无罣碍的。美10年期国债利率接近3%、中国10年期国债利率落于3.5%,两国长期利差仅剩0.5%且还在持续收窄中。从利差对人民币汇率观察而言,目前中美利率倒挂主要在短期利率结构倒挂,尚未出现短期与长期利差全面性倒挂,因此利差对人民币尚未造成巨大冲击。

由于一国货币政策与汇率是息息相关的,虽货币宽鬆有助于稳定经济之效,但利差因素若引起资金流出,将对汇率形成压力,一旦投资人因资产价格受到减损,资金抽离该国市场引发大量资本外流,这对货币贬值冲击压力甚大。因中美利差缩窄加速人民币贬值预期下所带动中国资本流出程度,绝对是影响人民币未来关键。

为了人民币国际化的目标,中国资本市场近两年加速的开放,尤其是股市,也使国际投资者对人民币产生一定程度的影响,国际资本快速流动,增加人民币汇率波动度,因此也看到了今年的人民币出现急升或是急贬的情况,汇率波动方式与2015年时并不完全相同,而这也是中国资本市场开放后必然面对的结果。

人行陆续出台多项管控政策,如将远期外汇準备金大幅调升至20%、要求上海自贸区内银行不得向境外拆放人民币资金,这类收紧离岸人民币流动性或提高作空人民币成本等措施,都是为了阻止资本外逃与消弭人民币预期贬值心理。目前中国外汇储备存底尚稳定于3.1兆美元,上述的措施短期似有发挥稳定之效,但是否能克服中美利差缩窄倒挂的不利条件,从而稳定人民币汇率,仍究有待观察。

新兴市场震荡不安,除了中美间贸易与货币战外,还有土耳其货币危机与委内瑞拉经济危机,联準会紧缩货币政策与大宗物资价格下跌则支撑美元强势上涨,更让新兴市场体质较差的国家货币陷入大幅贬值困境中。中国此刻内忧外患待解,并不希望引发国际货币战,但短期内川普主导的国际美元强势不断,人民币与美元的角力将持续,新兴市场也将持续受苦。

(作者是国票金控总经理丁予嘉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