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生活心情 >淫乱的奥运村伦敦发生的一切和往届并无不同(四) >

淫乱的奥运村伦敦发生的一切和往届并无不同(四)

  • 生活心情
  • 2020-03-07
  • 585人已阅读




淫乱的奥运村伦敦发生的一切和往届并无不同(四)
就像一匹好马,一旦启动,不可能跑一会儿就停下来。图为伦敦奥运村内健身的运动员。
淫乱的奥运村伦敦发生的一切和往届并无不同(四)
加上奥运村良好的隐私保护,严密的安保,让奥运村与世隔绝,这里自然成为“淫乱之所”。图为伦敦奥运村内荷枪实弹的安保人员。
淫乱的奥运村伦敦发生的一切和往届并无不同(四)
一名女运动员忏悔说:“因我在奥运村的行为,我对男友感到深深地愧疚。”而另一人则说:“这有什幺?几乎所有人都一个样子。”图为澳大利亚花游队员在奥运村内派对狂欢后的合影。
淫乱的奥运村伦敦发生的一切和往届并无不同(四)
关于运动员是否该禁欲,意大利泳坛美女佩莱格里尼的一番话或许能引起很多运动员的共鸣:“比赛之前没有性行为?难道我们疯了吗?运动员在奥运期间,甚至比赛前一晚上发生性行为都是很正常的。” 图为佩莱格里尼和男友在奥运村内
淫乱的奥运村伦敦发生的一切和往届并无不同(四)
2000年悉尼奥运会,从悉尼飞回洛杉矶的航班,所有的奥运会选手都坐在了飞机后部的包厢中,而普通乘客则集中在飞机前部。Breaux Greer自曝在飞机上的厕所内,他和一名“着名的他不会透露姓名的运动员发生了性关系。”图为伦敦奥运会美国代表团服装设计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