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读书心得 >刘醇逸竞选为何惨败? >

刘醇逸竞选为何惨败?

  • 读书心得
  • 2020-05-21
  • 933人已阅读
主持人:各位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栏目热线直播节目。9月12日,纽约市长民主党初选结果出炉,华裔参选人刘醇逸以7%的低票率惨败。我们先看一下选情。

在民主党市长初选中,现任纽约市公益维护人白思豪得到40.3%的选票,前纽约市主计长汤普森位居第二,得票率为26.2%,第三位的是现任纽约市议会议长柯魁英,得票率为15.5%,刘醇逸得票率只有7%,名列第四。

因为仍然有大约1%的缺席选票没有统计,所以最终白思豪的得票率能否超过40%以避免复选,仍然没有定论。

汤普森拒绝认输,呼吁支持者继续努力。要统计所有的选票以确定民主党市长初选的最后结果,可能要在下星期才能完成。如果需要复选,投票是在10月1日。

在共和党的市长参选人中,前大都会运输局主席洛塔以52.5%的得票率,超过亿万富翁卡兹曼迪斯40.7%的得票率,获得胜选。

其他职位的竞争主要看点在民主党内。

纽约市主计长职位的初选也是竞争激烈,最后现任曼哈顿区长斯静格以52%的得票率,击败因丑闻辞职的前纽约州长思必策的48%,成功出线。

公益维护人方面,获得35.9%选票率的纽约市议员拉提莎.詹姆斯,与得票率33.2%的纽约州参议员史葛静,还要在10月1日进行复选。邵佳妮(Reshma Saujani)以15.1%的得票率落败。

在皇后区区长的竞选中,卡兹(Melinda Katz)以44.5%的得票率击败彼得.瓦隆的33.7%,获得胜选。

在曼哈顿,布劳尔以39.7%的得票率,击败乐平、赵顺和朱莉.曼宁,成为民主党的曼哈顿区长候选人。

在纽约市议员选举中,第一选区的现任市议员陈倩雯,以58.5%的得票率击败获得41.5%选票的挑战者珍妮花(Jenifer Rajkumar)。

代表法拉盛选区的市议员顾雅明没有遇到挑战,直接在民主党内出线。

主持人:各位观众朋友,今天我们的话题是“刘醇逸竞选市长,为何惨败?”欢迎您打我们的热线参与讨论。我们知道在很多的纽约中文媒体还有一些纽约的华人商社以及华人的社团对刘醇逸有很高调的支持,但是他仍然惨败,原因到底是什幺?致命伤在哪里?那幺他的失败是不是他一个人的失败,是不是对中国,尤其是对华人在纽约参政的失败、在美国参政的失败?今天我们是热线直播的节目,欢迎您打我们的热线参与讨论:646-519-2879。

今天我们现场有两位来宾对此进行分析和评论,一位是纽约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李天笑先生,李博士您好。

李天笑:主持人你好,观众朋友好。

主持人:另外一位是美国基督徒民主党发言人,陆东先生,陆先生您好。

陆东:大家好。

主持人:首先我想问一下李博士,您认为刘醇逸为什幺会大败?

李天笑:刘醇逸这次惨败,不是一个简单的个人腐败,个人的舞弊丑闻,甚至也不是简单的个人操守问题。而是中共在美国社会寻找代理人和刘醇逸主动投靠中共,这两者之间结合所造成的一个结果。

首先我们看到第一点,那就是刘醇逸卖身投靠中共。卖身投靠中共以后,我们发现一个很蹊跷的,而且是一个独特的现象,就是他整个的资金链,人员的来源、票源,乃至他的操作方式,都是跟中共的党文化这种运作方式相一致、相结合的,这样的话就跟美国主流社会形成格格不入的这幺一个局面。

因此从一开始美国媒体就揭露他,从他的“血汗工厂门”,伪造简历,到他丑闻中的两个主要助手被抓、被判;揭露他,然后又是他的配套基金被拒。整个过程就造成他选举上的节节败退,弊端百出。

再有,第二个原因就是他跟主流社会格格不入,主流社会群起而攻之。因为他主要的票源,你看这次最后的选举有个地图,主要他票源是来自于中国城和法拉盛,但是在法拉盛和中国城他的票源也不是很多。他在主流社会主要的来源像教师工会,最后是背叛了他,倒戈了,最后黑人兄弟也是投了别人的票了,因此他的票源非常的少。

而且主流的媒体这次追逐他、跟踪不放,追着他打,使他在主流票源区域当中信誉急遽下降,所以他没有拿到主流的东西。这是一个很主要的原因。还有一个,他资金链断裂,他拿不到350万配套基金的话,他整个基金就断裂,最后不得不跟性丑闻的维纳两个人联合起来,做广告什幺的,最后也不欢而散。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主要的一个竞选顾问叫林奇(BillLynch)的这个人后来不知道什幺原因,也是天意的原因吧,最后突然之间死了,死了以后他失去了跟黑人、教师工会呀,还有其他上层操作的一些链条也断了。所以种种因素夹击之下,最主要当然是中共,他投靠中共以后产生了这些现象,最后失败了。

主持人:陆东先生您认为他这次败选的致命伤是什幺呢?

陆东:他败选的致命伤应该来讲不是因为他的皮肤是黄色,而是因为他的政治观念是红色。刚才李先生也讲了,他整个竞选后面一个隐形的红色巨手已经露出来了。那幺我想回顾一下刘醇逸他去领事馆送神5、神6,其实他是出于个人野心,他去递交了一份做中共红色代理人的申请书。那幺中共给他授予“中国海外十大杰出青年”,只给他发了一张红色代理人的聘书。

2008年5月的法拉盛事件,刘醇逸就正式担任这个红色代理人登台表演,一下子就完全暴露他偏袒那些暴徒们。但是想不到的是,只是一个月以后,法拉盛成立罢免刘醇逸和杨爱伦委员会,其中有汪志远、刘国华、唐柏桥、卞和祥还有王军。他们是一批应该讲是记录刘醇逸丑闻和他的红色代理人这个背景的先行者。

我是后知后觉的,我不住在法拉盛,我是因为他们的记录,所以09年他选主计长,我反对他选。从道义上来讲,我反对他选主计长,是这幺个情况。但是他选审计长,因为他在法拉盛时间,他充分体现他对中共的忠心,中共想:哦,这个人很可靠!所以就匆忙上马,2009年就全力推他做主计长,中国在海外的红色潜伏下来的第五纵队全线出动。所以选主计长中共是出了最大的力,但是他因为上马比较匆忙,所以他在上马匆忙的过程当中选人头呀、假人头呀、搞钱呀,他就露出了马脚。

但是我们当时反对刘醇逸选主计长,为什幺没有成功呢?就是我们华人社会很多信息没有及时披露给主流社会,这是给他当时成功的一个原因。还有就是主流社会不知道他很多背景的事情,另外他还有一个暴露过程嘛,这是很正常的。那幺这次刘醇逸选市长,我说他在选市长是带案选举。

首先,他的谎言被拆穿;第二个,他的竞选舞弊被主流媒体报导,接下来他两个助手被起诉。在这样一个情况下他选市长,其实中共后面的参谋班子知道他选不上的,其实他是一个洋工,就是说带案选市长,淌这个浑水,来洗清他介入主计长选举的时候,竞选舞弊、共谋电汇欺诈罪的嫌疑。那幺他有这个考量,就是我选败,他知道一定选败,但是我选败了,我高票选败,虽败犹荣的话,那你FBI在我失去主计长以后,要带我上法庭以后会有一个舆论的压力。FBI或美国政府会有投鼠忌器的那种压力,但这次惨败他完全就丧失了一切。

主持人:这次刘醇逸的竞选失败,一个是说纽约的选民抛弃了他;另外一方面也看到美国的国家或美国政府对中共渗透美国政界的一种拒绝。您同意这个观点吗?

李天笑:我觉得这个观点还是比较击中要害,为什幺呢?因为中共现在跟美国之间的关系,在外部来说中共好像据有一定的实力,但是美国实际上有更强的实力,在军事上、在经济上。那幺中共它要想跟美国进行较量的话,就要采取一种迂回的方式,这种迂回的方式是从内部渗透,从基层寻找代理人从内部把你攻破。实际上这也是中共一贯的手法,这样的话它先从在旧金山做起,然后现在又扩大到纽约。

我们知道纽约是世界金融中心,也是美国经济的中心。为什幺911袭击美国,就是选中了这个目标。另外,中共也看到纽约的华人,亚裔的资源特别强,纽约是全美亚裔最多的地方,就有110万。纽约的华裔有70万,占60%左右。因此中共想通过把纽约下来的话,第一它在纽约如果说刘醇逸一旦当选,他已经败选了,一旦当选,他可以为它发声。再有,在关键的时候,他可以执行中共的政策,比如说镇压法轮功,或者说其它高压手段来执行。在法拉盛事件,刚才已经谈到了,已经做了非常明显的一个表露。

这样的话就使得中共再加紧在刘醇逸身上加了很多投资,想藉刘醇逸来突破、渗透美国堡垒的这幺一个城市。这次实际上真的是一个美国阻止中共渗透、挫败中共颠覆阴谋的一次胜利。这个实际上是维护美国价值、守护美国人民的利益的一次胜利。所以这个胜利来说,从刘醇逸来讲他这种做法是前所未有的,但是这种胜利本身也是美国史无前例的。

主持人:好,我们先接一下观众朋友的电话。第一位是纽约的陈先生,陈先生您好。

纽约陈先生:你好,我们作为纽约的华人,美国少数族裔中的,能够赢得主计长的选举,而且又能出来参加纽约市长的选举,以7%的选败落败,这并不是什幺丢脸的事情,虽败犹荣。

主持人:我们再接新泽西州高先生的电话,高先生您好。

新泽西州高先生:我觉得刘醇逸败选是一个很正常的事情,因为他担任纽约市主计长期间,毫无政绩可言。为什幺说他没有政绩呢?因为很简单,就是他代表的不是纽约人的利益,他代表的是中共势力在纽约的利益。纽约人给了他4年的时间,但是他本身没有珍惜,反过来还在迫害着美国的司法和民主的制度。

其实我觉得刘醇逸在美国的政坛,是把华人的整体形象给破坏了,他自己的结果也是众叛亲离。当时FBI在纽约社区里面进行调查的时候,社区里的人特别是华人的社团,私下里都对他议论纷纷,原先支持他的后来也都跑了。在这个竞选市长过程当中,刘醇逸本人进,前面是美国的司法之路;退,后面是共产党的威逼利诱,所以他本人最后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结果就只有失败。

最后我想说的一点就是,凡是跟中共扯在一起的,为中共涂脂抹粉的,最后的结果就是身败名裂。刘醇逸不是第一个人,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人,他的可悲之处就在于他用自己的生命做为赌注,为这个规律做了一个注解,仅此而已。谢谢。

主持人:好,谢谢高先生。我们再接下一位纽约钱先生的电话,钱先生您好。

纽约钱先生:安娜你好。这次选举我也去了,但是我看到前面牌子上写着“禁止拉票”、“禁止逗留”。我们到门口的时候,有一个老外从马路对面跑过来:“JohnLiu,JohnLiu”,他叫我们支持JohnLiu(刘醇逸)。刘醇逸到现在还在搞违法的事情,所以我可以相信以前他筹款违法他肯定知道的,他违法到现在,所以我也没有选他,他一直在违法。

主持人:谢谢钱先生。我们来回应一下观众朋友他们不同的观点。

李天笑:我简单回应一下,刚才那个高先生说得很好,不加补充了。刚才陈先生说刘醇逸能够得到主计长,又能够竞选市长是他的一个荣耀。

主持人:虽败犹荣。

李天笑:实际上不是,这是美国制度优越性的体现,能够允许各个少数民族都来参选,能够个人都来成为一个代表民意的代表,而且这确实是一个对少数民族的……在中国是不可能出现的,这是一个。

再一个,7%它不是一个荣誉,它是一个耻辱,特别是他用人头票进行舞弊,还被拒绝匹配基金,这是史无前例的,而且所有的主流媒体无一不对此进行指责,这完全是对中共和刘醇逸本人造成丑闻的一个主流社会的不满,这个说明美国民众他是不允许这种……不管你是哪个种族的,你只要违背了美国的主流价值、违背了竞选规则、触犯了法律,一样都要受到判罪或是一种指责,这是毫无疑义的。所以刘醇逸他给华人造成的不是一种荣誉,而是一种耻辱。

主持人:陆先生?

陆东:其实刘醇逸拿到7%的选票真的是个耻辱,我们看中国人的选票,他在选主计长的时候拿了76%还是67%的选票,这次中国人选他的只有45%,那也就是说他掉了,因为我们的纪录,主流媒体的纪录,他在华人社区掉了20%的选票。

这里面有两个解读,一个是很多人明白真相;还有一个,我们也看到,因为他是洋工,中共知道他选不上了,所以在选主计长的时候,第五纵队的主力这次没有出马,你们要看到这一点,所以第五纵队主力已经跟他划清界线,筑防火墙了,让一批像布鲁克林商会会长,根本名不见经传的人帮他去挺,所以他失败。

但是我们不要把刘醇逸选市长失败当成是我们的胜利,这个战斗没有结束。刘醇逸本来选市长就是个洋工,他假装失败躺下,希望你不要把他送上法庭。我们现在的工作就是社区要求,刘醇逸既然有共谋电汇欺诈嫌疑,那如果他是清白的,你应该在法庭上证明他是清白;如果他是有罪的,你也必须证明他是有罪的。如果他没有罪,你现在FBI不送他上法庭,让他背着污名一辈子,你对刘醇逸也不公平嘛。所以无论如何,刘醇逸共谋欺诈嫌疑必须上法庭,美国政府才能跟社区交待,跟百姓交待。

现在全美国的主流媒体都知道刘醇逸竞选舞弊。他作为一个总指挥,手下的人进行舞弊被判有罪,难道他一点责任都没有?你不送他上法庭,对公众是无法交待的。如果美国政府不作为,那是很难的。

但是我刚才讲到了,有人要停止对刘醇逸的调查,此人是谁?是不是FBI里面的又一个金无怠,这个问题是相当严重的。如果今天或者明年你对刘醇逸还不送他上法庭,我们社区就要提出来是谁下命令,叫那个在庭上做证的那个FBI密探,叫他亲自对刘醇逸调查,那我们现在不要求FBI和中央情报局总部你对这个人进行调查。

所以我们的帐今天不是亲共的时候,今天只是说喝杯咖啡,我们午间休息一下,接下来就是要把刘醇逸送上法庭,这是我们全体华人社区的心声。

主持人:好的,我们再接一下观众朋友的电话,纽约的张先生,张先生您好。

纽约张先生:主持人好,嘉宾好。我很同意刚才那位嘉宾的观点,实际上美国在跟中共打交道的时候还是经验不够,因为他主要还是按照西方那种契约精神,像中共从抗战的时候就欺骗美国,让美国的援助还有马歇尔被它骗得团团转,然后就放弃了对蒋介石的支持,还转而暗许中共,让中共夺权。所以像我们华人的义务和责任,就是要打一场保卫美国,保卫美国价值的狙击战,因为现在刘醇逸在政治上他被阻击了,这是好事。但我们的责任就是让美国的主流社会,要揭露他们,不但政治上,还有比如说关键的国民生计的粮食上面,比如上次我看中共它最新的就是集中火力对美国的经济、企业、政治、人物,各个击破。

中共它动用国家资金,支持双惠集团收购Smith Field,美国最大的猪肉企业,那双惠集团它自己本来没有这幺多资金,而且关键是它那个曾经暴露出,你知道中国的那个毒粮食、毒大米很多嘛。

主持人:谢谢张先生,知道您要说的主要意思了。那幺刚刚张先生谈到这个问题,我想在美国的很多华人,尤其是进入主流的华人,都能够看到这些报导,他们也应该知道,现在主流是个什幺样的价值,而中共又是一个什幺样的价值,另外现在我们也看到在中国的内部,每天都有很多很多的普通的老百姓,群起来反抗对他们的不公平待遇,和对他们的这种财产,和他们的人身自由等等各方面的这种权利的剥夺,那我们也看到中共高层实际上他们的内斗已经没有办法再继续遮掩下去了,那在这个背景下,为什幺还有很多人会死靠中共呢?

李天笑:主要的一个问题就是说利益的关系,有很多像刘醇逸这种人,他个人的操守比较低,想取得一些权力,那幺这样的话中共又给他一些利益上的输送,这样的话他也主动投靠,这是一方面。再有一个,作为底层的选民来说,有些小恩小惠,给你一些小额的支票,有些东西,给你些利益吧,有意无意的就成了违反美国法律,违反竞选规则,成了中共统战的这幺一个工具,被利用了,那幺这个我想是主要原因。

主持人:还有3分钟,那我想问一下,就是在对刘醇逸的选举上,我们也看到也有一些华人在选他,那幺我们也看到一些中文的媒体也是非常高调的去为他宣传,那我的问题是说那幺什幺的人会去选刘醇逸,什幺样的人没有投他的票,那幺整个刘醇逸在政治上,他的整个的这个过程,对我们在海外的华人选民有一个什幺样的提醒呢?

陆东:今天我看新唐人的节目,我谈三点,有三种人对刘醇逸投票,就是中共的铁杆,一种是被蒙蔽的,因为利益,把罚单取消,然后他就选他,还有一种就是大部分被华人参政这块招牌,或者这个假面具所欺骗,也就是说中共是用华人参政这块招牌,其实是想渗透美国的政界,很多人看破了这点,就是皮肤的颜色来代替我们的价值观,很多人是被欺骗的。

那我们要看到这点就是说,在中共渗透美国这个整个大的战略,或者国家恐怖主义也好,国家行为也好,它已经失败了,它从文戏上已经失败了,但是我们今天要知道共产党它的本性,它是不会甘心失败的,它文戏失败以后,接下来很可能上上武戏,你看现在国内对大V也好,对异见领袖也好,基本上它都开始动武了,抓人了,我们要有这个思想准备,下一步共产党狗急跳墙,制造法拉盛事件,制造谋杀,放火、迫害,完全可能的,美国政府必须要有这个应对,做好功课,我们社区必须要有这个心理准备。

所以当这种突发事件出现的时候,法拉盛事件以更大规模爆发的时候,我们要冷静对待,我们要有思想准备,共产党狗急跳墙,它弄不好就上武戏。

主持人:那刚刚有一位新泽西的高先生,他谈到就是说,他认为凡是和共产党在一起的,都会身败名裂,而刘醇逸只是用他的生命做堵住来证明这一点而已,您同意他的观点吗?另外这整个事情对华人有什幺样的警示?

李天笑:我觉得这个说话还是很准确的,对华人来说,第一不能够跟中共同流合污,第二不能够选犯罪份子,就是操守低下的人,道德低下的人,有犯罪纪录的人,也不能选,其次才是看他的政绩等等,那幺另外的话还有对自己来说,我觉得华人不应该误入一种企图,就是什幺呢?就是为小名小利所带动,不应该为什幺,刚才说为皮肤啊,为华人参政啊等这些表面的口号所迷惑。

主持人:好,非常感谢二位,也非常谢谢观众朋友的参与和您的收看,那我们今后也会讨论其他的话题,欢迎您继续收看《热点互动》,谢谢您的收看,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