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生活心情 >中共官府的临时工 >

中共官府的临时工

  • 生活心情
  • 2020-05-17
  • 666人已阅读
6月18日消息, “临时工”一词频繁在各种类型的事件中出现。6月3日,延安城管暴踩商户头部的视频出现在网络上,延安城管部门就回应,打人者为“临时工”。如今只要一出现与官方有关联的事故或负面事件,网友首先想到“不会又是临时工干的吧”?在网友眼中“临时工”已经成了“替罪工”。


据大陆媒体报道,招收“临时工”的有多种,主要以建筑业、煤矿及各级政府部门和交通管制居多。“临时工” 一般都没有编制,工资低,待遇差,干的活却是最脏最累冲在第一线的苦差,这些以建筑业和煤矿的“临时工”最为突出。

各级政府部门的“临时工”就不一样了。今天的市县政府,承担着很多直接与老百姓打交道的管理职能。由于社会变革,矛盾集中,治安、交通和城市管理等范畴需要大量的人进行管制。但是编制有限,而且在编的正式工作人员,养尊处优,不愿意走向街头去做那些吃力活。同时,由于退出机制不存在,不干活也不能辞退他。结果就是“有活无人干,有人不干活”。于是,这些部门就招收大量的临时工,让他们干那些在编干部不愿干的活,即冲在管理第一线,直接与老百姓接触,直接与老百姓冲突,直接与老百姓脚踢拳打。

没有编制,工资低,待遇差,这种条件不可能吸引高素质人员进入。虽然收入低下,无法靠工资过上体面生活,但他们是为官府打工,可以狐假虎威,他们就靠罚款、没收和敲诈勒索寻找不义之财。这样,显然会引发和被管理者的冲突。而政府对于这种做法,名义上反对,实际上支持。一些部门制定了罚款指标,完成的有提成, 自己抽大头。这就是所谓的“不给钱就给政策”,政府既然不给这些执法部门更多的编制和人头经费,那幺,就会纵容他们自己去创造收入。

同时,像城管和拆迁办工作人员,基层政府也认为这样的临时工敢打敢拼,无法无天,是“刁民”的好对手,暴力执法,能够完成按照法律无法完成的任务,能够打开工作局面。即使做过分了,摊上事了,也可以他们是临时工为借口,把他们开了。这既可以安抚舆论,也没有什幺成本。回头又可以再招一批新的。这恐怕也是政府宁愿让临时工冲在第一线的内在原因。虽然政府也要求从严控制临时工数量,但其实是具文而已。从对他们的利益而言,各级更是心知肚明。

“临时工”数量庞大,且冲在第一线干脏活累活,这本来就容易出现纰漏,所以近些年来,“临时工”在各类事件中成为了引人关注的角色,打人的城管、上班打牌的机关工作人员、开豪车套军牌的司机、引发火灾的工人、暴力拆迁的受雇人员等等。

在一些事件中,临时工被推了出来,此后政府部门披露的信息,就不完整甚至断尾,涉事的“临时工”要幺开除要幺辞退,就此了事,再无下文,“临时工”自然成了“替罪工”。

但实质上,对于行政体系下的“临时工”而言,他们并不具有法定的执法权,并且政府执法部门的执法权不得随意委托,根据中国《行政处罚法》 第19条对受委托组织必须符合的条件来看,临时工不具有被授权或者被委托实施行政处罚等行政执法权的资质和条件,不能成为独立承担行政执法过程中,造成损害的担责主体,更不具备为行政机关不当执法行为承担国家赔偿等其他责任的资格。因此,从法律上说,“临时工”在工作过程中造成损害等其他事件,首先应该由其所在的行政机关承担对应的民事责任、行政责任甚至是刑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