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生活心情 >致力推动贡寮海洋音乐祭、被尊为台湾独立音乐教父,五月天竟然也 >

致力推动贡寮海洋音乐祭、被尊为台湾独立音乐教父,五月天竟然也

  • 生活心情
  • 2020-05-10
  • 985人已阅读

台湾的时序即将进入炎热的节气,却正也是这个岛屿国家各大音乐节举行的高峰。这一天,我来到台湾「音乐节」教父张四十三的公司外头。车水马龙的重庆北路,一旁的修车厂让人感受不出,这里就是培育多位独立音乐歌手的知名唱片公司──「角头音乐」。

「角头音乐」位于车流汹涌的重庆北路四段上一栋四层楼的旧公寓内,对于揹着摄影器材的我们,那狭窄的楼梯间称不上好走,上到三楼后,看见的是一间带有台式Loft工业风的工作室,见到这位「角头老大」的第一眼,觉得他整个人散发出一股特别的「气场」,简单的打过招呼后,便招呼我们坐下,点燃了一根菸后,他的话匣子也在易开罐啤酒「喀」的一声中一起被打开。

2000年,南台湾已有春天吶喊,北部却没有大型音乐活动,而贡寮海洋音乐祭(以下简称海洋音乐祭)是第一个由县市政府出钱协办的大型音乐活动,这在当时确实是一大创举。

他说:「还好那时候有廖志坚(时任台北县新闻室主任,现为新竹市文化局长)与苏贞昌(时任台北县长)的相挺,如果把第一届海洋音乐祭拿到现在来办,跟现在的政府合作,可能没办法完成。」他骄傲的说:「这十七年来,海洋音乐祭完全都没变,因为我们就是要做一个,十年都不用更改的海洋音乐大赏,当初跟我一起做音乐祭的马世芳(作家、电台节目主持人)、翁嘉铭(作家、资深乐评人)、叶云平(资深乐评人)这些起草人,都思考很多将来可能会面临到的状况,所以才能一直延用到现在。」他认为只要音乐这块做得好,所有的观光价值就会出来,而海洋音乐祭从首办以来就被视为台湾的年度摇滚盛事,孕育出不少知名歌手与摇滚乐团,也为北台湾带来意料之外的观光产值。

张四十三早在国中时就开始接触政治,而真正用音乐跟政治结合是在1996年-「举头看台湾」这张专辑。他打趣的说:「当时我在绿色和平电台工作,刚好碰上第一次总统直接民选,那时候电台主持人灿哥(陈英灿,前高雄市议员)知道我有在做音乐,就说要找阿扁他们(谢长廷、李应元、罗文嘉…)来帮忙唱,所以才去录唱片,那时也没什么钱,想说去赚这个选举场,看能不能因此赚点钱,所以那时候才有了这张合辑。」

而在1997年,那段惴惴不安的日子,台湾社会发生接连发生三大命案(刘邦友血案、彭婉如命案、白晓燕命案)更是引发社会的强烈震撼,他认为:作为一个摇滚音乐人应该要从音乐出发,对这个社会或政府表达不一样的看法或批判;于是他就召集十个独立乐团,录製出「ㄞ国歌曲」这张合辑。

虽说,张四十三一直以来都是以发掘独立音乐人为主,但是他洞察音乐产业的趋势,却有他的先见之明。「你必须看到市场的消费型态,去转变你的销售方式与产品」,他很有自信的说着。90年代初,他发现过去学生们听现场演唱的场域渐渐地从民歌西餐厅转向Livehouse,他就知道乐团的时代来临了。也因此开始现在大家看到的几个知名乐团:五月天、董事长、四分卫,在最初发迹时都跟他有关。

乐团之后,张四十三开始将目光转向户外音乐节的筹办。除了贡寮海洋音乐祭,近来几个台湾知名的音乐节,如「爱爱音乐节」或是刚结束的「金光舞台车嘉年华」都是出自他手。张四十三说:「金光舞台车就是要办给劳工阶级看的,爱爱摇滚就是要做给爱人看的,在不同的地方就要结合各地的特色,像台南的南吼音乐节是谢铭祐(台语金曲歌王、资深音乐製作人)办的,他结合台南安平港的在地文化,这个活动就很好。」

致力推动贡寮海洋音乐祭、被尊为台湾独立音乐教父,五月天竟然也(图/角头音乐|想想论坛提供)

他认为,现在台湾音乐节的形式或邀请的艺人都很类似,每个音乐节诉求的族群和市场都锁定在年轻人,一定要对音乐有想法并且慢慢地去分众,这块音乐节的市场才不会愈做愈小。他表示:「金光舞台车是国外没有的,国际对这个舞台的认同度很高,也认为台湾的这个文化很特别也展现出台湾特有的价值,只有台湾人还在质疑它很乡下、很俗气、上不了檯面;虽然菁英操控了我们对这个社会的认知、决定了整个社会脉络,但天底下还是凡人比较多,这就是我为什么一直在做的原因。」

想法新颖、脑筋动得快的张四十三,也曾有不被市场接受的时候,他笑说:「我在2008年就在通霄办爱爱摇滚帐篷音乐节,那时候根本没人理我也没人要来露营,结果大家现在疯露营成这样,现在我办爱爱摇滚,人家就觉得我们老哏、跟风,有时候走得太前面也是不行!」

致力推动贡寮海洋音乐祭、被尊为台湾独立音乐教父,五月天竟然也(图/Ya-chun Chia,取自金光舞台车官方脸书|想想论坛提供)

对张四十三这样的音乐人来说,艺术是没有国界的,他们想的是要去挑战更大的市场、更大的规模,曾到中国市场开闢台湾舞台的他说:「我是第一个,在摩登音乐节做台湾stage的人,还请胡德夫来唱美丽岛,台下的台湾人听到都快哭了,那是第一次用台湾的名义在中国设的舞台,在上海、昆明各办了一年,我观察两年后就决定退出了,因为跟我当初预期的效益不一样,中国的市场是很跳跃的、创作的模式就是快速的模仿。」中国对于投资文创这件事,会认为这是很高尚的行为,有助于投资方地位的提升,但他认为音乐节是需要时间去培养市场与观众的,但中国投资人完全没有这方面的sense,对于「养成」这个认知也很少。

直至今日,张四十三对音乐的看法还是一样:「别人看不到的,只要够有生命力、情感够深,我就应该帮助它们被记录、被保留。」面对中国音乐的快速且蓬勃的发展,他仍有信心将充满台味的音乐文创活动变得更国际化,并且行销到海外,因为他相信,没有自己的文化,就没有生命力,也走不出台湾这块市场。

活动讯息

《解严30 影像展暨音乐节》
活动时间:7月14日 10:00 – 7月16日 21:00
活动地点:台中文化创意产业园区(台中市南区复兴路三段362号)
相关讯息请见facebook

作者介绍|令颜结

现年30岁,崇尚民主人权、追求百分之百的自由。期盼,这世上所有身为人者,都能像他一样呼吸着自由的空气,在自己生长的土地。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想想论坛(原文标题:【解严30影像展暨音乐节】(4):做文化的推手、音乐的角头──张四十三)

责任编辑/林安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