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前沿 >母亲私奔家庭破碎、父亲断绝亲子关係「法国女川普」勒潘的坎坷人 >

母亲私奔家庭破碎、父亲断绝亲子关係「法国女川普」勒潘的坎坷人

  • 前沿
  • 2020-05-07
  • 869人已阅读

玛琳.勒潘(Marine Le Pen)对英国《卫报》记者笑着坦承,最近正试着戒掉每天2包的菸瘾。她是法国极右派政党「民族阵线」(FN)党主席,4月23日法国总统大选进行第一轮票,勒潘几乎笃定能以最高或次高票进入第二轮决选,5月7日挑战打破玻璃天花板:成为法国历史上第一位女总统。但她首先要摆脱的包袱,可能是自己的父亲。

母亲私奔家庭破碎、父亲断绝亲子关係「法国女川普」勒潘的坎坷人法国总统大选,极右派政党民族阵线的候选人玛琳.勒潘(Marine Le Pen)(AP)

人称「女版川普」的玛琳.勒潘,有着典型的极右派强硬政策,包括「重返法国荣耀」、「让法国再度自由」等民族主义口号,也坚决推动反对宗教符号出现在公众场所,包括禁止穆斯林妇女的头巾。她甚至希望举办修宪公投,想在宪法中明文规定「法国人」工作、住房、福利都优先于「非法国人」。

玛琳.勒潘的政策,基本上都和她的父亲老勒潘(Jean-Marie Le Pen)1972年创立FN时的理想相同,但她能走到这一步,远非她的父亲能企及,这名极端、张扬的女候选人崛起背后,是一段与父亲抗衡、与传统极右派抗衡的挣扎过程。

1972年老勒潘创立民族阵线,打过阿尔及利亚战争(Guerre d'Algérie)的他,始终以反对非洲和穆斯林移民为主要政见。2011年,三个女儿中的小女儿玛琳接下党主席之位,成为法国政坛佳话,但老勒潘却没料到,玛琳早已打算带着FN走向更高、更远的权力大位,拥抱反移民之外的其他价值。

母亲私奔家庭破碎、父亲断绝亲子关係「法国女川普」勒潘的坎坷人法国总统大选,极右派政党民族阵线的候选人勒潘。(美联社)

接任党主席后,玛琳将FN的政策论述,扩大到对法国财政与教育的关心,支持法国重新与欧盟(EU)协商边界与恢复「法郎」(franc)货币政策。随后在2014年的地方选举夺下24席,虽然在后来的国会选举中挫败,但已打破法国长期的左右两党政治,备受关注。

现年48岁的玛琳抱着总统梦,和一味走偏锋、搞极端的父亲渐行渐远,尝试带领FN脱离父亲多年来塑造的种族主义形象。但老勒潘却不断「扯后腿」,曾表示不后悔自己曾说纳粹德国的毒气室「没啥好大惊小怪」;2014年6月一名犹太裔歌手布胡尔(Patrick Bruel)批评FN的政策,他竟然说「下次我要让犹太籍歌手也嚐嚐被攻击的滋味」。

对于父亲,玛琳渐渐从容忍转为不耐,她多次指控老勒潘的言论形同对FN进行「政治谋杀」,甚至扬言要「处置」当时仍担任荣誉主席的老勒潘。两人最终决裂,玛琳开除父亲的党籍,老勒潘则公开说「我没有这个女儿」,从此断绝联络。

母亲私奔家庭破碎、父亲断绝亲子关係「法国女川普」勒潘的坎坷人被认为是极右派、反移民的法国政党民族阵线,党主席勒潘其实已极力改变「极端」形象。(美联社)8岁那年在家中亲身经历炸弹攻击

拜一位死忠支持者捐出遗产之赐,老勒潘相当富有,一家人住在巴黎一间豪华公寓,3个女儿和保母分开住在楼上,而老勒潘和妻子拉兰(Pierrette Lalanne)则常常出国度假,或是搭船环游世界,把孩子留在家里,连耶诞节都不回家团聚。

8岁那年,玛琳被一声巨响惊醒,发现房间的墙破了一个大洞,她小小的身躯上盖满了玻璃碎片。那是FN成立刚满4年的时候,不知名人士对着勒潘家外墙投了炸弹,老勒潘一如往常不住在那,所幸3名女儿都毫髮无伤。那是小小的玛琳第一次体会到,她父亲的政治立场让多少人视如寇雠。这场失败的攻击案一直没有找出兇手。

「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何谓死亡,」玛琳2011年接任党主席时曾对媒体透露,「但好像也给了我一副盔甲,想要承担重责大任,这盔甲非常有效。」

父亲的姓氏无比沉重 母亲私奔留下破碎家庭

对玛琳来说,「勒潘」这个姓其实是个沉重包袱,她曾回忆道,学校老师会指着她的两个姐姐骂「法西斯分子的女儿」,但玛琳说,小小的她总是会站出来为父亲辩解。1985年老勒潘被《解放报》(Libération)踢爆曾在阿尔及利亚战争中曾对俘虏施虐。老勒潘矢口否认,但也劝女儿当天不要去上学以免被欺负,玛琳一口就回绝了。

1980年代,老勒潘在政坛崭露头角,有位记者想替他写传记,暂时寄住勒潘家。但就在玛琳16岁的某一天,她和姊姊惊愕发现妈妈不见了,带走所有个人物品和那名记者私奔。往后15年间,玛琳没有和妈妈见上一面或说过一句话,家里只有青春期的她、姊姊和疏离的父亲。玛琳说:「我每天都在等,等我妈用某种方法联繫我们,但从来没有等到。」

「玛琳.勒潘成长自一个看似非常亲密,但其实非常疏离的家庭。」曾为她写过传记的记者杜切(David Doucet)说。

后来,老勒潘和拉兰展开离婚诉讼的恶斗,他拒绝支付赡养费,还叫拉兰「去当清洁工赚钱」。拉兰大动作反击前夫,让法国版《花花公子》拍摄她跪在厨房擦地板,身上几乎一丝不挂。

「北漂」的政客女儿 发现政党新出路

少女时期的玛琳,开始陪伴父亲出席选举活动,希望多一点时间和父亲相处。她回忆道:「我爸总是说我像漫画《高卢英雄传》(Asterix)里的主角奥勃利(Obelix),一头掉进让人拥有超人力量的魔法池塘里。」玛琳也从不讳言,她的从政之路全得力于父亲的庇荫。但她也说,自己一开始并不想从政,她甚至为了逃避从政,大学选择就读法律。

令人意外的是,大学毕业后她除了在律师事务所工作,也曾担任过6年的公设辩护人,专门帮面临遣返的非法移民辩护。她对《卫报》记者说:「这些人都是人类,都有人权」、「我们并没有怪罪这些移民,该怪罪的是移民政策,不是这些人。」

30岁那年,玛琳第一次代表FN,担任埃南博蒙(Henin-Beaumont)的区议员,那是法国北部一个过去倚赖煤矿产业的地区,因为产业外移而衰败的城镇了无生气。勒潘发现,虽然当地人民过去都投给左派政党,但如果FN稍微转向,不只把焦点放在反对移民上,更注意这些因为金融危机、现代化而被国家政策遗忘的劳工,FN也很有可能成为他们的首选。

母亲私奔家庭破碎、父亲断绝亲子关係「法国女川普」勒潘的坎坷人法国总统大选,极右派政党民族阵线的候选人勒潘。(美联社)

于是,她决定摇身一变成为「人民的守护者」。FN北区竞选干事雪努(Sébastien Chenu)说,玛琳在埃南博蒙甚至有一座公寓,「那也许是她感觉最放鬆的地方。」雪努说,勒潘其实很好相处,很容易打成一片,「这也是为什么她喜欢北部那种人与人之间的连结感。」

但是,这位「好相处」的玛琳,其实一点都不容易信任别人,雪努说:「任何人尝试背叛她被她发现,都给立刻滚蛋。」FN近日也被挖出贪腐丑闻,被指控滥用公共基金发放党工薪水等等,不少接受调查的党内高层都是玛琳大学时的亲密好友。

玛琳结过两次婚又离婚,对象都是FN的重要干部,但不同于父亲,她极力保护3个孩子,从不让他们曝光在镁光灯之下。

选上总统后,期盼父亲的接纳……..

玛琳曾向媒体形容,她和父亲的裂痕是她此生至痛,「仅次于生孩子」。玛琳也曾暗示,希望她当选总统之后,父亲会打电话给她尽释前嫌。20岁那年,一名FN党内大老车祸身亡,父亲带她去太平间看对方的遗体,害怕又困惑的玛琳问:「你为什么要我看这个?」老勒潘回答:「我不希望妳这一生见到的第一具尸体是我。」

无论在媒体前如何因理想不同而对立,玛琳.勒潘似乎永远都是那个最听话、最希望获得父亲讚赏的女儿。这次大选后,她会夺得总统之位,赢来父亲的原谅和释怀吗?

母亲私奔家庭破碎、父亲断绝亲子关係「法国女川普」勒潘的坎坷人2017法国总统大选,勒潘。(风传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