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生活心情 >性平教育二十载 保守团体抹黑不断性别团体吁十二年国教课纲纳入 >

性平教育二十载 保守团体抹黑不断性别团体吁十二年国教课纲纳入

  • 生活心情
  • 2020-05-05
  • 778人已阅读
反同婚团体近日大动员反对同性婚姻,并要求性别平等教育退出校园,台湾性别平等教育协会、台湾同志谘询热线协会、妇女新知基金会等性别团体今天(12/9)上午召开记者会反制,提到自1996年通过《性侵害犯罪防治法》,各级中小学每学年依法实施「至少4小时以上的性侵害防治教育课程」以来,校园推动性别平等教育至今已20年,然而,从2011年真爱联盟反对校园中性别教育纳入同志教育与多元情慾开始,性平教育便受到保守宗教团体的反挫。性别团体强调不会对歧视让步,呼吁十二年国教的「课程总纲」应纳入性别平等与人权教育议题、挹注资源增能教师的性别平等意识。

性平教育二十载 保守团体抹黑不断性别团体吁十二年国教课纲纳入

台湾性别平等教育协会秘书长黄嘉韵表示,目前的九年一贯教育课纲中有「性别教育」,并明文确立校园中教师要有性别平等意识的教学,例如破除性别刻板印象,然而,即将要落实的十二年国民基本教育课程中,性别教育却被以「融入各科」的说法,从课程总纲移除。黄嘉韵担忧,目前教师可以以「课纲要求」为由,在校园中抵抗保守家长对教师教学的质疑,未来,如果课纲中没有性平教育项目,也不可能真正「融入各科」,反而将「消失」于校园教育之中。

辅仁大学学生代表廖郁雯提到,校园中的行政主管通常缺乏多元性别或者性别平等的概念,他举例,在2015年3月时,辅大一位有宗教背景的教授在犯罪心理学课堂明文列出同性恋的十大罪恶,并且将此放在期中考题中,学生跟校方性平会投诉时,性平会竟不予受理。此外,辅大女学生要求废除女宿宵禁的事件,学生也试图透过校内申诉管道,然而性平会跟各级行政主管都无法解决,于是学生才组成「辅大灰姑娘」,在体制外进行女宿宵禁的抗争。廖郁雯认为,大学校园中的行政主管与部分教师的发言,时常理所当然的谈论「男生、女生应该怎幺样」这种性别二元的言论,却忽略了性取向的多元,多数学生碍于权力关係也不敢反驳老师,内心受伤却无能为力。

性平教育二十载 保守团体抹黑不断性别团体吁十二年国教课纲纳入高级中等以下学校课程审议会学生代表廖浩翔则认为,保守团体对性平教材的批评是「断章取义、自己吓自己」,他拿过去校园中的叶永鋕性别霸凌事件,跟北一女两位女学生自杀的憾事强调性平教育的重要性,廖浩翔说,在他发言的当下,可能也有同志朋友动了轻生的念头,可能有性别气质不符合主流价值的学生,正在受到同学的嘲笑跟霸凌,并说「如果有一天我们可以让学生知道这些多元性别都是正常的,憾事便可以被阻止」。

妇女新知基金会开拓部主任林秀怡也抨击保守团体是刻意抹黑製造恐慌,阻碍校园的性别平等教育,他强调学校不只要教性平教育,更要用力教、认真教,因为他肯认性平法的立法精神,是为了消除性别歧视、维护人格尊严,颠覆女性在社会上受到的歧视,并且保障所有性倾向学生的受教权。

台湾同志谘询热线协会郑智伟则批评彩虹妈妈拿「别人摸过的苹果,你敢吃吗?别人吃过的口香糖,你敢吃吗?一张被撕破的白纸,还能再复原吗?」也就是所谓的「守贞三宝」来强调性忠贞的重要性,他反问:苹果不是可以洗一洗就吃了吗?郑智伟说,热线经常在校园中谈论性倾向与同志议题,然而近年来,本来会邀请热线去演讲的校方,却受到对性恐惧的家长反弹:「不想把孩子教成同志」、「不想学生学习如何肛交」。对此质疑,郑智伟反问「把孩子教成同志又怎幺样?我们为什幺要这幺害怕?」他质疑性教育是否只能教导安全性行为?性的多元可不可以谈?

性平教育二十载 保守团体抹黑不断性别团体吁十二年国教课纲纳入

郑智伟说,在现在这种保守势力警卫队的氛围底下,只会加强社会对性与同志的恐惧,实际上,他说在校园中进行同志教育时,时常遇到学生表示,自己在网路上常常可以看到男女的性行为,或者「多P怎幺做」,但是不知道「两个男生怎幺做?」郑智伟认为,与性有关的资讯在网路上并不难找到,与其担心学生听闻任何的性讯息,不如「让老师们好好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