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生活心情 >为何面对再好的朋友,同志都不见得敢出柜?这个故事道尽同志「害 >

为何面对再好的朋友,同志都不见得敢出柜?这个故事道尽同志「害

  • 生活心情
  • 2020-04-28
  • 573人已阅读

我是恦,我是生理女异性恋。原谅我用匿名的方式来说我跟挚友的故事,这是为了保护大概还在挣扎的他。

国二那年,他转进了跟我同一个数理补习班。我们一开始不太熟,毕竟不是同一个国中,他又是插班,变熟的契机或许是我们总是在成绩竞争,又或是共同的动漫话题,又或是我们都喜欢耽美文学——俗称的BL。

他在我们同天生日那天,送了我一个吊饰。因此我发现两件事情:一件是,原来我在他心中,我是一个比我以为的还要重要的朋友;另一件是,我喜欢他。

国三基测结束,我们分别考上北一女中和建中。高一我们还是一起补数学,白天在学校斤斤计较那70个字元一封的文字简讯聊天,傍晚放学之后就一起吃饭、唸书、传纸条、讲干话。

高二我们离开了共同的补习班,并没有断了联繫,但我不再参与他的生活圈、他的朋友我不再听过名字,我觉得我们的交情跟我对他的喜欢大概会这样慢慢淡了。

后来,是上大学之后。某一天,我接到在另一个城市唸书的他打来的电话,他在哭,哭得心碎。

我吓坏了。

他说,他被从高中交往到大学的男朋友劈腿了,小三是个女孩子,不像他,跟男朋友谈恋爱还需要躲躲藏藏。

我又气又心疼,气他瞒我这么久,心疼他被伤得这么重。

我在电话里气得说:「你都知道我看 BL 了你怎么还会觉得我排斥同性恋?」

他一边哭一边说:「我还是会害怕。」

我可能永远不能直接体会他害怕什么,但我可以理解,怕我说噁心、怕他的秘密曝光、怕失去我这个朋友。

后来他对我说了那些我错过了的故事,我们又熟起来,一起唸书、去他的城市看他比赛。甚至为了帮他暂时挡下他家人对他性向的怀疑,我成了他没有交往过的「前女友」。

我一直在思考,如果我们的社会更宽容,我是不是就不用错过那几年他不敢告诉我的,那些他的烦恼、他的纠结、他的快乐、他的怦然心动?他是不是就可以不用瞒着我,自己去承受那些不可明说的孤独?

他真的很机车,嘴巴很坏,但他值得世界对他好,就像这个世界对我好一样。

我想要一个,不会因为性向而让我错过我挚友生命经历的世界。

我希望我能是驼客的绿洲。

文/恦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青春藏了谁脸书
责任编辑/林安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