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生活心情 >「全球最强大的国家希望我从这世界消失」史上最强揭密者史诺登回 >

「全球最强大的国家希望我从这世界消失」史上最强揭密者史诺登回

  • 生活心情
  • 2020-04-26
  • 306人已阅读

全球最知名揭密者史诺登10日出版回忆录《永久档案》,畅谈2013年披露「稜镜计划」监控案而遭到英美通缉的心路历程。史诺登警告大众,由于AI技术进步,人们不应鬆懈,反而应该投入更多行动力,掀起对隐私权保护的关注。

美国国家安全局(NSA)前雇员史诺登(Edward Snowden)10日在全球20余国出版回忆录《永久档案》(Permanent Record),台湾将与全球20多国9月17日同步发行。现居莫斯科的他也接受英国《卫报》(The Guardian)专访,公开畅谈他对俄罗斯的看法与私人生活。

揭密引发国会修法 但世界没有更好

史诺登曾任美国中央情报局(CIA)电脑工程师与NSA雇员,他在工作时发现美国与英国共同参与的「稜镜计划」(PRISM),以非法方式监控公民的电子邮件、影片、照片等所有资讯。他在2013年6月飞到香港,把大批秘密文件披露给《卫报》和美国《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等媒体,从此遭到美国政府通缉。

史诺登在回忆录中描述,2001年九一一恐怖攻击事件之后,美国不断推出见不得光的政策、法案、司法审查,甚至包括战争行为,「18年来,美国人陷入自我毁灭的轮迴」。他也认为,揭密事件引发的危机还未结束,因为人们似乎以为「世界现在更美好、更安全了」,反而更无防备之心。

揭密事件爆发后,美国国会也陆续通过《美国自由法》(U.S.A. Freedom Act)并修正《爱国者法》(Patriot Act),规定政府只有在法院批准下才能取得特定案例的通联记录,限缩NSA的监控行动。但史诺登认为,最大的危险仍然横亘在眼前,因为脸部辨识、图形辨识等AI技术仍在不断强化。

「一架配有AI的智慧监控镜头,不再是普通的录影机器,而更像是机器人警察,」史诺登说。

一举一动成为删不掉的纪录 人们应起而反抗

他在书中警告,美国或其他国家会与科技巨头合作,记录下全球每个人的生活点滴,一举一动都化为「删不掉的纪录」。除了督促立法者通过限制政府监控权的法案,通讯、聊天时使用「端对端」加密(end-to-end encryption)技术也是保护隐私的好办法。但他强调这样远远不够,全世界都应该为了保护隐私权发起抗议行动,如同人们愿意为了气候变迁所付出的努力。

「如果你希望事情有所改变,就要做好为此站出来的準备,」史诺登说,「我希望这本书能帮助人们下定决心。」

「全球最强大的国家希望我从这世界消失」史上最强揭密者史诺登回史诺登文件再爆,美国AT&T协助NSA监听联合国总部。(美联社)回国将面临30年重刑 选择流亡俄罗斯

2013年揭密案爆发后,史诺登曾向冰岛、厄瓜多等国家递出避难与庇护申请,最后俄罗斯发给他一年的临时难民身分,他也飞抵莫斯科居住。2014年8月,史诺登获得俄罗斯永久居留许可,只要每3年更新一次。史诺登也在回忆录中,首度公开自己的成长背景,包括揭密事件前后的心路历程。

史诺登表示,他现在几乎已经能过上正常生活,不像2013年刚抵达莫斯科时孤立无援。当时史诺登受到英美通缉,若回国将面临30年以上重刑,他变得疑神疑鬼、草木皆兵,走在街上都担心被美国特务射杀。

「那时,全球最强大的国家希望我从这世界消失,」史诺登说。

现在的史诺登,已经不需要时时带着太阳眼镜、帽子和夹克等伪装工具。他可以在莫斯科四处活动,搭乘地铁与朋友见面或观赏芭蕾舞剧,与一般人无异。

「全球最强大的国家希望我从这世界消失」史上最强揭密者史诺登回史诺登(Edward Snowden)(取自网路)曾遭疑为叛国贼

揭密事件爆发后,曾有民调调查大众认为史诺登是「叛国贼」还是「告密英雄」,结果约一半一半。但他在美国人民心中的争议形象已经逐渐淡化。

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民主党参选人桑德斯(Bernie Sanders)日前曾说,如果他当选总统,会寻找办法解除史诺登的永久流亡状态;另一位民主党参选人加伯德(Tulsi Gabbard)5月也说,她若当上总统愿意给予特赦。

曾有舆论指出,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考虑把史诺登引渡回美国,当成讨好美国总统川普(Donald Trump)的礼物。川普2016年3月曾说:「史诺登是间谍,如果俄国尊重美国,他们就会立刻把他送回来。」

史诺登解释,俄罗斯视他为很有用的「公关工具」,毕竟俄国自家的人权纪录声名狼藉。「他们终于有一个正面的人权纪录亮点,怎么会放弃呢?」他说。

视讯演讲、爱好旅游但无法出境

现年36岁的史诺登,住在莫斯科市郊一间两房公寓。主要工作就是接接演讲,他会透过视讯直播向海外的学生或公民运动人士演说,赚取讲师费用。史诺登描述自己是「自愿待在室内的猫」,相当享受一整天窝在电脑前,与海外支持者对话的时光。

「全球最强大的国家希望我从这世界消失」史上最强揭密者史诺登回2015年在檀香山的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CLU)会议上,史诺登藉由网路视讯「现身」会场。(美联社)

不过他仍被限制出境,不能离开俄罗斯领土。爱好旅游的他曾去过圣彼得堡(St Petersburg)与位于黑海沿岸、曾举办冬季奥运的索契(Sochi)。他也罕见公开称讚俄罗斯的风土人情,过去他担忧被美国民众视为叛徒,从未提到这些亲身经历。

「这是全球最美丽的国家之一,人民也很温暖友善,但在CIA眼中,这里只是敌方堡垒而已,」史诺登说。

女友伴随十年走过风雨

史诺登透露,他在2年前就与女友米尔斯(Lindsay Mills)在俄国结婚。米尔斯2009年开始与史诺登交往,一路支持他度过揭密风暴。过去极少谈论私人生活的史诺登,首次在书中敞开心房,形容米尔斯为「此生挚爱」。

《永久档案》中史诺登还提到,2006年他和米尔斯相识时只有22岁,两人在约会网站上张贴自己的档案和照片,让陌生人评分。他还透露自己给了米尔斯10分满分,不过米尔斯只给了他8分。

史诺登当年飞往香港跟《卫报》和《华邮》记者会面时,并没有告知米尔斯揭密计划,担忧她受牵连。回忆录也撷取米尔斯的日记,她当时一无所知又沮丧,很气男友突然消失,甚至怀疑有第三者。但后来联邦调查局(FBI)就找上门来。她在日记写下:「探员看我的方式,好像以为我杀了爱德。他在房子里搜索爱德的尸体。」

史诺登透露,当女友终于抵达莫斯科,他一开门迎接却被赏了一巴掌。不过米尔斯随即表示非常爱他,也支持他的揭密行动。

最爱萨尔达传说 从小就当骇客

史诺登还提到,他从小就很爱玩电脑与电玩,最爱的游戏是任天堂(Nintendo)的「萨尔达传说」(Legend of Zelda)与「超级马利欧」(Super Mario Bros)等系列。他在少年时期曾骇入一家位于洛杉矶的核武研发机构,并把资安漏洞通报给当局,高层还因此亲自致电给他的母亲道谢。

《永久档案》也记录下21世纪情报机构的工作样貌,「才没有什么庞德啦。」史诺登表示,国土安全局愈来愈常将工作外包而非雇用正式职员,他自己就是其中之一。

知名导演奥立佛史东(Oliver Stone)执导的2016年电影《神鬼骇客:史诺登》(Snowden),也详细描绘了史诺登把记忆卡藏在俄罗斯方块里夹带的故事。史诺登没有评论该情节的真实性,毕竟这也可能成为起诉依据。

「俄罗斯方块是很有用的工具,可以藏东西,也可以稍微分散注意力,」他语气暧昧地说。

但史诺登也回忆,他在搜罗秘密文件时曾把资料都存在一台旧电脑。他想搬走这台电脑时被一位主管叫住,「你在干嘛?」。他回答:「我在偷机密啊」。

当下,两个人都笑了。虽然主管完全不知道,史诺登说的都是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