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生活心情 >沟通的第一件事情是划定敌人 >

沟通的第一件事情是划定敌人

  • 生活心情
  • 2020-04-15
  • 125人已阅读

沟通的第一件事情是划定敌人
「划定敌人」听起来充满敌意,但我们应该接受它,而且你也会发现对方有很多和你相似的想法,而这些想法就成为可能的桥樑,促成彼此的沟通。 图/取自天津饭气功炮

其实我觉得,在网路上要有好的沟通,第一件事情是划定敌人。

靠你不是来沟通的吗?

在这样想之前,你可以先考虑以下的分析:

有种情况是,对方的意见你完全都同意,这当然是可能出现的沟通处境,但在这种处境下,你大概不会需要特别花心思去想「接下来该怎幺办」。接下来该怎幺办很简单,告诉对方你通通都同意就行了。你需要去想接下来该怎幺办的处境,通常具有以下这些特色:

你不同意对方。

你需要让他知道这件事。

并不是所有不同意都需要和当事人坦白,例如说,我相信有些人不满意徐若瑄嫁给李云峰,但怎幺说呢,如果有人因此特地跑去跟他们说,这也太那个了。同样的道理适用于那些不喜欢别人偏好的自动笔芯品牌、钢弹型号和性倾向的人。

反过来说,如果你需要让对方知道你不同意他,你最好划定敌人:让他明确地知道你不同意的是他的主张当中的哪些部分。

「全部!我全部都不同意!」

数学家包洛斯(John Paulos)曾在一个讨论语言哲学的脉络里说,你不可能从头到尾背错一篇文章,因为如果你真的从头到尾都错,那你就不是在背那篇文章了。我不同意包洛斯的说法,因为我们总是可以用当事人的意图来判断他是在背哪篇文章。不过我们有没有可能全盘不同意某个人发表的论述呢?就算可能好了,发生的机会恐怕也很小。

例如,你可能不同意我在这篇文章里做出的大部分叙述,但你可能不会不同意「有种情况是,对方的意见你完全都同意」这句出现在这篇文章里的叙述。反过来说,若你是真真确确不同意我在这篇文章里提到的所有陈述和意见,那我们可能要好好评估是否该开始一场很可能不会有进展的沟通,毕竟我们的差异实在太大。

在我的记忆中,几乎没有任何「两个人对于彼此在某个议题上的意见全部都不同意」的经验。不过问题在于有时候我们明明不在这幺极端的处境里,却要表现得像是在一样,这就是我们这样回应别人的时候发生的事情:

通篇废文!

没有一个字是对的!

好啦,当然你可以说这些说法只是修辞,事实上表达的应该类似「我不同意这篇文章大部分的论点」。不过即便如此,也还不够明确。至少没有明确到能让你顺畅让别人知道:你到底不同意什幺?为什幺不同意?

划定敌人

美国骇客葛兰翰(Paul Graham)曾写过一篇文章〈How to Disagree〉讨论你该怎幺反驳意见不同的人,这篇文章后来被改编成俗称「嘴炮金字塔」的图,即便在中文网路世界也流传甚广。

沟通的第一件事情是划定敌人
嘴炮金字塔。 图/作者自製

「嘴炮金字塔」撷取葛兰翰在文章里表列的七种回应方式,从最好到最烂一列排开,文章里提及最棒的回应方式是「提出理由反对对方的主要论点」。这种做法有两个重点:

你反对的是对方的主要论点(而不是对方的错字、国际观、竞争力或肥胖程度)。

你反对的方式是提出理由说明你为何不接受。

要实施葛兰汉的策略,「划定敌人」是必要前提:如果你不指出对方的主要论点是哪些,别人就无从判断你提出的理由是否适用于你要讨论的对象。

对于笔战或沟通,我相信所有好的建议都包含了要求你设定好明确的敌人。例如心理学家拉普伯特(Anatol Rapoport)建议的讨论规则能协助你改善讨论气氛、增加大家心平气和的程度,他的初始要求就包括:

    用自己的语言清楚、生动、公平地重述对方的说法。

    列出对方说法当中自己同意的部分。

而如果你无法区分自己到底是不同意对方言论当中的哪些部分,也自然无法不预设立场,以理由为单位去思考。

「划定敌人」听起来充满敌意,但我们应该接受它,就像我接受世界上就是会有人持有某些我无法接受的说法,而且,真的「划定敌人」之后,你往往也会发现对方也有很多和你相似的想法,而这些想法就成为可能的桥樑,能让你们沟通那些彼此有异议之处。

下次读完一篇文章(例如这篇),试着在留言区写一些「通篇废文」之外的话吧!